<code id='uiiud'><strong id='uiiud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uiiud'><em id='uiiud'></em><td id='uiiud'><div id='uiiu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iiud'><big id='uiiud'><big id='uiiud'></big><legend id='uiiu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uiiud'><strong id='uiiud'></strong><small id='uiiud'></small><button id='uiiud'></button><li id='uiiud'><noscript id='uiiud'><big id='uiiud'></big><dt id='uiiu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iiud'><table id='uiiud'><blockquote id='uiiud'><tbody id='uiiu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iiud'></u><kbd id='uiiud'><kbd id='uiiud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uiiud'></ins>

    1. <i id='uiiud'><div id='uiiud'><ins id='uiiu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uiiud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uiiud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uiiud'></span>
      1. <dl id='uiiud'></dl>

          重逢時,愛到盡頭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8
          • 来源:动漫3d无尽视频_动漫AV网站免费观看_动漫比基尼美女

            在乎的就這麼多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透過麥當勞二樓的窗戶,葉小青一眼就見到瞭顧朗。比起五年前來,他的變化很大。穿著白襯衫,煙灰色西裝,立在一輛尼桑車外,是那種很標準的商務精英氣質。誰曾經想到,五年前的他,是個戴耳釘很朋克的貝司手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其實這不是巧遇。好幾年瞭,葉小青一直都在打聽顧朗的消息,在百度裡搜,在校友錄裡搜……她跟每一個叫顧朗的人聯系,有拼車的、有賣房的、有相親的,雜亂無章,但統統都不是他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沒想到,真的被她遇見瞭。她從他公司的網站上看到他的名字,他是一名股票經紀,她發瞭電郵過去,撒謊說她是一傢銀行風險投資部門負責人,可以與他談談合作事宜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陽光刺得她眼睛發疼,她感覺到自己的心瑟縮成一團,幾乎要閉過氣去。騰地站起來,想要往樓下奔去,她要告訴他,顧朗,我在找你!我給你已停機的手機號上發瞭無數的短信;我收集所有有著你名字的雜志、報紙、海報或者是其他別的事物;我去你曾經駐場的酒吧……還有,我換工作瞭,現在在音樂圈做職業寫詞人,我為瞭你改變瞭自己的人生軌跡,就是希望有一天我們在重逢的時候,我會讓你覺察不出在我們之間的那道溝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時候的顧朗,就是用這樣的理由拒絕著她,是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,是完全不同的人生。所以她要讓他看看,瞧,她也可以喜歡上音樂,可以很朋克,可以選擇與他同樣的生活方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直到他離開,她都沒有勇氣出現在他面前。因為她戴著打圈圈的耳環,她塗著鈷藍色的眼影,她怕這樣的自己,會嚇著他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在他的背影裡,潸然淚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隻想呆在他的身邊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彼時,是葉小青的二十二歲。牙科實習醫生,穿白大褂,走路的時候喜歡兩手插在荷包裡,鮮嫩得幾乎能掐出水來。對著病人檢查的時候,說——把嘴巴張大一些總是會讓病人們笑出來,他們說這是多年輕的醫生呀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朗第一次出現的時候,葉小青正托著腮在午後昏沉的陽光裡打著瞌睡,聽到聲響抬頭就撞見瞭他——倏然間就驚醒過來。他像個國王一樣站在逆光裡,高大、挺拔,不可一世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是來看牙醫的,但醫生還沒有上班,按照規定她還不能單獨看診,但她戴上口罩讓他躺到椅子上替他檢查。她細細地檢查瞭很久,長得他都已經不耐煩,其實他隻是一顆齲齒發炎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葉小青給他上藥的時候,他黑亮的眼睛一直註視著她,她的心撲通撲通的,手上的動作微微一抖,就弄疼瞭他。他疼得齜牙咧嘴,她在心裡朝自己吐瞭吐舌頭,很愉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顆齲齒要做三次的根冠治療,然後是做陶瓷牙罩,好保護起那顆牙齒。但後來他來的幾次,再也輪到她給他治療,她就站在醫生的旁邊,遞下這個又遞下那個,很殷勤。偶爾,在等診時,他們會閑聊幾句,隻是幾句而已,會讓她的心境亮亮堂堂,很歡喜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來做最後一次檢查的時候,她做瞭很勇敢的一件事。在他走出診療室的時候,她跟瞭出去,大大方方地問他,我的電話好像有點打不通,借你的電話試試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應該是一眼就看穿瞭她的把戲。走廊裡有風過,拂起他額前細碎的短發,他就那樣,無聲地笑瞭。他說,你是不是喜歡我?但我不喜歡你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切都來得太快,快得她還沒有開口表白就被狠狠拒絕瞭。但那是22歲的她,不是23歲,也不是26歲,那個時候的她,從未有過戀愛,還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感情,隻是充滿瞭一腔勇敢,覺得喜歡瞭,就是要得到。